我們的團隊 | Capital Group
American Funds ®

我們的團隊

我們的投資團隊經驗豐富、風格多樣,且專注於長線投資。

深厚且豐富的經驗

我們的投資專家具備豐富的投資經驗,且長期效力於本公司。其中很多位以前從事投資管理以外的行業。
 

洞悉市場短期波動的能力

我們的薪酬結構對長線投資具有激勵作用。
 

多元文化背景

我們的投資團隊成員來自逾53種國籍,且會說多種語言。
 

瀏覽本公司在全球部分同事的簡介。

Shaw B. Wagener
'投資老手

 

談及新興市場股票投資,Shaw Wagener可謂見多識廣。

1981年,他以新興市場股票交易員的身份加入資本集團,當時投資這個資產類別與踏足未知領域無異。八年之後,他成為了一名基金經理,並堅定不移地持續下去。

「投資新興市場的那些年頭,我經歷過太多變化。許多今日看來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在25年前我們想都不敢想,」他說,「比如涉足以前為封閉型經濟體的東歐和亞洲經濟體,打開對其可觀的自然資源和人力資源投資的通道,以及從科技、消費品到金融行業等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企業的誕生。」

單就親歷新興市場眾多興衰起伏的這段投資經歷,就足以讓Shaw對這個資產類別提出具備深度的看法,更何況他還能以交易員的視角來目睹這些市場的變遷。「我明白耐心終有回報。因此,我管理的基金組合往往換手率都較低,」他解釋道。

「儘管如此,我還發現,曾經作為交易員的經歷讓我可以把握市場的內在波動,讓我可以更專注於個股價格的劇烈波動和個別市場的動態。」

新興市場波動較大,且可能會出現流動性問題。

Kirstie Spence
本土人才

 

資本集團為何要投入巨資招募和培訓缺乏經驗的畢業生?因為如果不這樣做,就意味着會錯過像新興市場固定收益研究總監Kirstie Spence這樣的人才。1995年,Kirstie畢業之後沒多久,就加入了資本集團的實習生培訓計劃(TAP),她的職業路徑代表了本公司本土人才培養計劃期望取得的成效。

 

她最初被分配到本公司法務部和人力資源部任職。當她輪崗到市政債券交易團隊時,她才找到了真正屬於自己的職業。「在那次崗位分配之前,我對債券一無所知,」她說,「但是我被債券的整個投資流程所深深吸引。我也看到當中涉及很多宏觀經濟分析,這比起公司研究而言,更切合我的興趣。鑒於我在國際關係方面的學術背景,我感覺自己更合適這一領域。」

 

實習生培訓計劃的經歷,讓Kirstie成為一名機智且深思熟慮的投資人士。從很多方面而言,這是最好的投資專業人士培養計劃。

 

「實習生培訓計劃就是把你扔在深水裏,看你是沉還是浮,這會助你變得更足智多謀,鞭策你努力工作,保持好奇心,尋找榜樣並真正將自己沉澱下來。它並不會給你所有問題的答案,你需要找到自己的方向,並且必要時要變通做一些不尋常的事情。它是很棒的投資準備課程。」

 

但是最主要的收穫,她認為是與你一起共事的人,因為他們的行為或者建議具有價值。「我記得每一位導師教我的東西,那些東西會陪伴着你,並助你不斷取得進步。」

 

William H. Hurt
一位經驗豐富的右腦型思考者

 

「但是這項產品對社會具有什麼意義?」這種刁難的質問是為資本集團投資專家所熟知的『Bill Hurt型問題』的一個範例。宏觀經濟學家Bill擁有60年的投資經驗,他在本公司具有特殊地位。

Bill是一個創造性思考者,他一直認為遠不能單純以數字為基礎得出投資論點,他堅持定期與公司的年輕分析師會面,就投資行業發展趨勢給他們提供一些實用且具有創造性的觀點。他可能會任選一天,邀請他們當中的一位或幾位一起吃飯,目的在於給他們的投資觀點一個高強度的應力測試。

「我是一個『右腦性思考者』,而他們全是左腦型思考者,也就是思慮嚴謹、恪守紀律且很擅長數據分析的思考者,」他說道。「雖然他們很注於自己的職責,但我認為思維太過狹隘很危險。因此我嘗試幫助他們跳出既有框架,嘗試去思考一些世界上可能正在發生而他們又未曾思考過的東西。」

Seung K. Kwak
高度確信的投資

 

駐東京的投資組合經理Seung Kwak於2002年加入資本國際,在此之前,他曾是一名成功的日本股票投資組合經理,從事股票組合管理工作長達17年之久。「對我而言,成為資本國際的一名投資組合經理,最吸引我的一點在於多重基金經理制度。」

 

「以前,我是我所管理的任何一隻基金的唯一基金經理,我曾經管理過更具多元化的組合,嘗試做到面面俱到,擔心若不進行板塊或行業多元配置就會帶來風險,」他說,「然而,多重基金經理制度讓我可以將組合的資金集中投向我認為最具有投資價值的投資。相對於大市而言,我個人的管理業績或許會有更大波動,但是其他基金經理往往會持倉其他股票或板塊,讓我們的客戶可受益於多樣化的投資觀點和投資風格,基金經理也可以全力投資自己最為看好的投資。」

 

對Seung而言,這種投資確信是在22年的熊市環境下慢慢培養和錘鍊出來的,一開始也沒少犯錯誤。那個時期, Seung吸取了很多關於成功投資的寶貴經驗。「當嘗試發掘投資機遇時:

 

  1. 基礎估值非常重要,儘管極端估值可能存在多年且市場對此視若無睹。
  2. 隨着市場環境以及市場所認定的稀有事物的變化,具有價值的投資會相應發生變化。
  3. 記得後退一步,看看是否股本領軍力量正在就更大的財富創造模式向你傳遞一些信息。」